日用之道—家庙

中国人的家族文化是构成中国人的文化的重要部分。
对于中国人而言,家族在心目中是一种宗教,是我们社会生活的核心,也是我们血液里抹杀不掉的东西。
家族的延续、和谐、团结,以及家族的荣誉始终在生活中、工作中影响着我们。

集体化是中国人生活的基本形态,在集体之中被承认,中国人的安全感才会获得极大的满足。而家庙就是给每个人带来这个安全感的据点,也是家族最具凝聚力的地方。

去年酷暑时节,在泉州的大街小巷穿行,无意拐进一个小街里,便误打误撞进了一间宗祠。眼前是规规矩矩的形制,密密麻麻的子嗣名字和堂前的香火缭绕。它并不很起眼,就在一片民宅中间。
祠堂的正厅挂着的是描金宽匾的堂号,左右墙面挂满子孙的名姓。高厅亮堂、精雕细刻、能看得出来是选用的上等材料。越是有权、有钱的家族,他们的祠堂往往越讲究,这是这个家族子孙兴旺,光宗耀祖的一种象征。

一般情况下,堂号是由家族里德高望重之人或者请外姓书法高手来写的,如果曾经为官或者立过功,被皇帝御封过的,可制“直笃牌匾”。
祠堂内的匾额种类很多,除了堂号,还会根据族人的荣誉悬挂各种匾额。状元匾、探花匾、贞洁匾等等,祠堂内的匾额尺度、规格与数量,都是这个家族用来彰显地位的资本。

明嘉靖帝之前,普通老百姓不能立祠堂、家庙。
虽然祠堂在周朝就已经出现了,但却有着严格的制度。周朝规定天子可以为七位祖先立庙祭祀。至今,我们祠堂里的牌位依然还按着这个规则。
“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诸侯五庙,二昭二穆,与太祖之庙而五。大夫三庙,一昭一穆,与太祖之庙而三。士一庙,庶人祭于寝。”此处频频出现的昭穆二字,便是中国文化中有名的昭穆制。
昭穆制是我国古代的宗法制度,严格规定着宗庙、墓地或神主的辈次排列;简单的说就是祠堂里祖先排位的规定。

传统文化中,室内座次以东向为贵,其次才是南向、北向和西向。所以,家族的始祖居中,朝东;二世、四世、六世位于始祖的左方,朝南,称昭;三世、五世、七世位于右方,朝北,称穆。左昭右穆就是宗庙、坟地和牌位的左右位次。

有趣的是,昭穆制也衍生出了昭穆诗。至今,很多大家族还在恪守着这个规矩。简单说来,就是辈份排行。子孙起名时候,遵照执行的文字,这样才称呼不乱,世系有序。
目前孔孟二姓,依然遵照此执行,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庆、宪、凡、祥、令。每个子孙的名字中间按辈份,都会有一字。
朋友的母亲,太仓的大户人家,按她的辈份,名字中间是源字,有一次她在旅行攀谈中,通过名字中的源字,遇到了恰巧坐在对面的和自己同宗同族的表兄。

昭穆诗一定要写在族谱首页,分为四字、五字、七字一句,每一字代表一辈。
以前,给子女起名字,男孩一般用楚辞里的文字,女孩一般用诗经里的文字。昭穆诗也依然延续着这个规矩,字大多取自《四书》、《五经》。这种辈份排行的规矩至今沿用。
因为有了昭穆诗,族人不管走到哪里,凭此就能彼此认祖归宗,亲人相认了。

事实就是这样,不知不觉中,我们被这些似乎看不见的规则指引着,规定着我们的行为。它们来自我们的日常生活,在几千年的演化过程中,通过文化构建了完整的知识体系,而这些知识体系,一直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它像一个算盘,每个人都是算盘上的珠子,而文化则是那根穿起珠子的细竹棍。

嘉靖皇帝朱厚熜似乎希望砸碎这个算盘,重新排列那些珠子。
在以地方亲王身份,进京继承正德皇帝皇位的时候,朱厚熜给那些恪守规则的大臣们上了一课:百官皆伏东华门,一人独入大明门。
此波刚平,一波又起。因为“皇伯考”,嘉靖帝又以父之名发动了一场 “大礼议”的政治运动,嘉靖帝希望给自己的生父立庙,立生父为正宗皇帝,这是大明朝前所未有的,百官就“继统不继嗣”展开了大辩论,这便是明史上著名的“大礼之争”。
此事轰轰烈烈的,在嘉靖帝的高压下,进行了三年才尘埃落定,而这次政治运动的结果也产生了新的规则,那就是“许民间皆联宗立庙”。于是乎,以父之名,全国掀起了建家庙、祠堂的热潮。

我们在这传统文化的规则里面,循环往复。这是我们永远割舍不掉的情感的维系,也是我们永远走不出来的规则。子孙的繁衍、对祖先的敬畏、孝敬老人、谦让顺从,这样的规则在我们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印在了我们心里。并且,逐渐地变成了我们内心的秩序和规范。

图片来源:互联网络

标签: 文化 生活 设计
关于作者
日用之道 『寻日用之道 出适用之器』 公众微信号:riyongzhidao
  • 阿辛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