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用生活—理发

大概也只有头发,最能改变人的气质与面貌了吧。毕竟,人的五官都是天生下来就造就好了的。头发长短,发式,造型,对人样貌的改变,还是有影响的。

上中学的时候,学校里对头发的规定甚是严苛。当然,主要还是针对男同学。不能留鬓角,头发不能超过后颈,如果不遵从这些规定,就会被视为「不良」学生的标志。学校还曾经一度「严打」,政教处主任亲自拿着个推子,站在校门口检查,将违规同学的头发剪得干干净净。至于染发、烫发的,那直接就需要叫家长了。刚考完大学,就想把这憋了十几年的劲,释放一下,于是留了一头披肩进了大学,一直被误以为是艺术学院的学生。

大概,张扬的发型,是年轻人们追求个性仪表的标志吧。


说到理发,确切的说,剪头发这事,对中国人来说,也就近百年来的事。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千百年来的中国人,一直挽发为髻。除了满月时剃去胎毛的那次之外,再不能剪发。曹操「割发代首」的故事,可见古人们对头发的珍视。

不过,「理发」这个词语,最早在《晋书》中,就有所记载: 「桓温后诣安,值其理发」。那时候的理发,是梳理,整理的意思。至宋代,提供沐发与梳栉的店铺,街市上的这里「净发社」就已经很常见了。

理发,一直以来的重点在发,整理发须,以正仪容。



饱不剃头,饿不洗澡。这是我们儿时生活中,时常听到的「老话」。这里说的就是剃头的事。

商周时期受髡刑的犯人,是需要剃掉头发以示惩戒。佛教兴起后,出家人皆需剃发为僧,剃头这事,并不普遍。

自清朝入关后,满人推行「剃发易服」,与汉民族间产生了巨大的文化冲突,「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嘉定三屠」都和剃头有关。官方除了开设剃头棚之外,还予以流动的剃头挑子发放牌照和官差费用。除了女性、出家人和乞丐之外,成年男子必须剃发留辫。

剃头行业也随着这样的文化变迁,迅速发展起来。


有句歇后语,叫「剃头挑子—头热」。说的就是各处的剃头师傅这身行头的特色。

一头放着围布、剃刀等剃头工具;另一头架着小小的煤炉和铜盆,盆里的水始终冒着热乎气。盆架子有一边是根长杆,杆上挂着钢刀布和毛巾。剃头师傅是不吆喝的,手里拿个钳子形的钢片,和铁棍组成的“唤头”。小时候,听到路口传来的「当啷,当啷……」声,就知道剃头师傅来了。

剃头的多是些年长者,我们这些小孩,就围在挑子旁边,看着师傅利索的拿出剃刀,在钢布上磨磨锋利,刷刷声响起,发丝飞落。不一会,一个亮闪闪的光头就剃好了。当时见得那闪着寒光的剃刀,甚是吓人,以至于后来到理发店理发,最后理发师傅用剃刀修理边角碎发,还是内心一阵紧张到不敢动弹。


辛亥革命以后,人们剪去辫子以示革命,男人们的发式也就逐渐与如今差不多了。不过,从原来的剃头,到剪发,特别是为爱美的女士们做头发,还是经历了很久的时间。

直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市面上才开始出现专门为女子理发的理发店,或在理发店里设立女宾部。店铺设备、匠师技艺、所用器具和材料都陆续从国外引入发展起来的,推子、剪子、洋刀、沙发转椅和厚玻璃长镜一应俱全。一些青年女性,也开始尝试时兴的短发,甚至烫发等时髦的发式。

理发这件事,也渐渐成为城市生活中最为普通的一件事了。



上世纪五十年代,北京的生活服务行业不是很发达,中央决定从上海抽调照相、洗染、理发三大服务业的精英企业,集体迁往北京。

当时,在理发行业,引领上海美发潮流的四家理发馆——华新、紫罗兰、云裳和湘铭,一共招募了108位师傅以及后勤工作人员,集体迁往北京,经过合并后,更名为「四联」,就是四家联合之意。

1956年7月27日,「四联理发馆」在北京东单金鱼胡同西口原第一理发馆,正式挂牌营业。上海师傅带来的新潮发型,在烫发基础上还能刷出漂亮的大波浪,在服务态度上更加亲切、热情,一时间,京城爱美女性对“四联”是趋之若鹜。



文革期间,烫发、染发,似乎又被扣上了帽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了。

直到改革开放后很长一段时间,理发店才又陆续开了起来。爱美的人们,开始尝试各种潮流的发式,一开始,人们还用异样的眼光来审视这些流行的事物。

渐渐地,理发店也变成了美发厅。理发变成美发,这其中,也蕴含着人们对于整理头发这件事的价值演变,个性的,潮流的,多元的各种发式,装点我们每一个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现代著名民俗学家江绍原,曾在《发须爪》一书中写到:「现在,我们可以说:我们的时代,是一个科学昌明的时代。头发再也没有和政治、社会地位也许还有迷信交错在一块儿了。」


图片来源:互联网络

部分文字:人民画报《四联美发:见证美和时代》

标签: 文化 生活 设计
关于作者
日用之道 『寻日用之道 出适用之器』 公众微信号:riyongzhidao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一种逝去的生活,一种鲜明的记忆。
    2018-12-27 17:06
  • 阿辛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