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 村上隆:在传统艺术中撒野的人

村上隆的话题和争议永远不断。

早在2003年,他的一幅作品就以6800万日元成交。下面这幅《727》更是在2006年拍出超过一亿日元的价格,让他成为日本单件作品拍卖价最高的当代艺术家。




Takashi Murakami. 727. 1996 | MoMA

村上隆创造出标志性的太阳花,风靡全球。




他甚至进入凡尔赛宫做展览。




  村上隆在法国凡尔赛宫举办回顾展

  但即便在凡尔赛宫开个展的时候,也被各种法国官方和网民疯狂diss:这破玩意儿凭什么和我们国家的艺术珍品摆在一起?

然而,村上隆并不在乎,他有自己年轻的世界。时尚的年轻人喜欢他,许多奢侈品牌找上门来合作。最为成功的就是LV的樱桃包,当时一经推出,一包难求,连明星们都在节目上大呼可爱。樱桃包更是给LV带来了上亿美元的销售收入。




顶级奢侈品牌路易威登2003年与村上隆的合作款




美国运动潮牌vans与村上隆的合作款




日本彩妆植村秀与村上隆2016圣诞彩妆限量系列




2016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ART021上

王思聪与村上隆合影

  年轻的富二代和明星,也喜欢买村上隆的艺术品。除了国民老公王思聪,韩流爱豆权志龙也是他的粉丝。

  而他每次办展的周边,以及版画,都能抢购一空。年轻人喜欢村上隆,这些五颜六色的卡通图案,不仅好看,还挺酷。

  村上隆用这些“幼稚的”卡通形象与色彩创造了一个王国。2008年,美国时代周刊评选“全球最有影响力100人”,村上隆作为唯一的视觉艺术家入选。

  年轻、穷、无名是第一生产力

村上隆的出身平平无奇,父亲是穿梭于东京街头出租车司机,母亲是个热爱艺术的家庭妇女。

  小时候,村上隆常常跟着母亲一起去看艺术展览。高中毕业后,村上隆的终身职业目标曾是成为动画师,但没当成,只能继续学习。日本大学入学考落榜两次,第三次才终于被东京艺术大学录取。




青年时代的“失败者”村上隆

东京艺术大学,是好多人削尖脑袋往里挤的艺术院校。这所大学有130多年历史,是日本最高的艺术家培养学府。

那么问题来了,从这里毕业就能成为顶尖的艺术家吗?

村上隆告诉你,也有可能连饭都吃不起。

研二的毕业创作,他用更复杂的画法跟画材,画成了肌腱炎,结果只得了第二,村上隆咬牙切齿地哭。

28岁,他拿着作品集到青山一带的画廊到处自我推荐,全部被拒绝。

找不到工作,村上隆只能呆在学校,竟然成了东京艺术大学日本画专业历史上第一个博士。

博士自然是穷的。最穷的时候,买画具得砸存钱罐,吃饭去便利店捡过期的便当,30多岁的村上隆,女朋友自然也留不住。

  转机来自于村上隆拿到了亚洲文化协会的大奖,有机会去纽约游学一年。

村上隆在纽约地铁里,看到几只老鼠在争抢食物,强壮的大老鼠把其他小老鼠都挤开,自己享受独食。

贫困户村上隆想:那被挤开的小玩意儿不就是我吗?太!扎!心!了!

  他忽然想到:

  如果想发挥艺术的力量,为什么要逃避需要金钱这个事实呢?

  艺术家囿于自己清高的身份定位,即便想赚钱,也不会说出来。但经过老鼠点拨后顿悟的村上隆,选择大大方方说出来。

  后来,他在台北体育场演讲,开场白是:“要想成功就必须在美国出名!成功就是金钱!钱——钱——钱啊!”

  从没有哪个艺术家,敢这么直白地说出自己对金钱的渴望。台下的观众没有疯狂diss他,反而觉得这个人很真实,大家欢呼,掌声雷动。

  时代不一样了,人们更愿意真实地面对自己。




村上隆

  如果不跟不同价值观的人讲话,

  未来什么都不会改变

  放弃了“艺术家必须不爱钱”的包袱,村上隆的心理负担轻松了很多。他开始思考,什么样的艺术能够被大家喜欢。

  他开始去接触那些跟自己不一样的人。

  “如果不跟不同价值观的人讲话,未来什么都不会改变,这种世界共通的道理,却不存在于年轻艺术家的脑袋里。那些人只在自己狭小的世界里思考创作,是不切实际的。”——村上隆

  村上隆去和日本的年轻人接触。他发现了御宅族这群体。这些人疯狂热爱动画、漫画、游戏、小说,沉醉在二次元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村上隆尝试从日本动漫中提取元素,将艺术创作与二次元文化结合。他做了很多功课,把动漫也当做历史来学习、整理、提炼。

  比如卖了一亿多日元的《727》,里面这个形象叫做MR.DOB。原型是迪士尼的米奇,最初村上隆把它画得很可爱,后来逐渐露出尖牙。



  村上隆将他的这种艺术风格,叫做“超扁平”(Super flat)。他用《Mr DOB》这幅作品,向世界发表《超扁平宣言》。

  “将来的社会、风俗、艺术、文化,都会像日本一样,都变得极度平面(two-dimensional)这些又在世界文化中具有强大的力量。”

  “超扁平”日本的现状就是一个平面化社会,没有深度,没有内涵,一切流于表面。不得不说,这个观点确实非常犀利,不仅日本,如今的中国也是如此。

  他的太阳花,也不是一味的简单、幼齿,充满阳光和笑容。在笑脸背后,总有大片的黑色和悲伤的骷髅。

  村上隆想要通过它,来表现自己的态度和对社会的观察,每个人看似平静的日子里,也会隐藏着阴暗、忧愁、暴力等负面的欲望。




  但你不要以为村上隆只会贩卖卡通画和大胸妹子手办,村上隆用动漫手法表现日本传统艺术、宗教、文化的作品也不少。

  最有名的,卖了一亿多日元的那幅《727》,能看出日本浮世绘风格,有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的影子。




Takashi Murakami. 727. 1996 | MoMA




葛饰北斋《神奈川冲浪里》

  还有之前在东京森美术馆展出的《五百罗汉图》,致敬的是江户时代日本“狩野派”大家狩野一信所作的《五百罗汉图》。




村上隆《五百罗汉图》

  保持愤怒,保持尊敬传统,也保持自己

  改变了路数的村上隆,虽然受到年轻人追捧,但还有不少反对派抨击他的作品就是幼稚。

  对此,村上隆用《幼稚力宣言》来反击。他还创办了Kaikai Kiki工作室,意思是“怪怪奇奇有限公司”,用幼稚力征服全世界。




怪怪奇奇的村上隆把自己也画的怪怪奇奇

  可以看到村上隆其实并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人。

  生活困苦,他变通艺术风格来对抗。

  反对的声音多,他坚持艺术风格,并做得更好来回击。

  我们普通人在生活中也会遇到很多让人愤怒的事,而村上隆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将这愤怒化成了前行的动力。

  将愤怒化为机会,不断地创作局面让自己来解决,使自己往前进,这是我的方式。将生病的文化视为温床,在恶劣的环境中创作出好作品,这无非就是艺术的本质。

  ——村上隆

  回到开篇,今年上海匡时2018春拍预展现场,你可以看到村上隆化身愤怒的红色巨龙。

  


  村上隆 Dragon inClouds-RedMutation/ 云龙图 (红色突变)

  尺寸:L 1800 cm H 363cm

  估价待询

  展览:高古轩画廊(罗马)2010年11月13日-2011年1月5日

  专场:上海匡时2018春季拍卖会 “万里云从—龙主题艺术珍品夜场”

  这样的形象,显然跟村上隆那些超扁平、超幼稚的作品风格大相径庭。传统感非常强烈。

  之所以会创作这样的作品,是因为村上隆去了趟日本镰仓建长寺。




日本镰仓建长寺

  建长寺建于1253年,至今仍保留着中国禅宗建筑风格。寺院的第一代住持,是从中国南宋东渡而来的高僧兰溪道隆。这位高僧将佛教文化东传,也来带了龙文化。看一看建长寺法堂顶部的云龙图:

  



  

日本镰仓建长寺法堂顶部的云龙图

  这个龙,是不是感觉很熟悉?

  这个龙,来自七百多年前,中国南宋的陈容。

  




 

陈容 《九龙图》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

  陈容是中国古代最会画龙的人。

  龙是中国的古老图腾,拼凑出来的产物,没有人见过龙,在陈容之前,中国古代画家的龙什么样子都有。后来大家看到了陈容的龙,觉得哇,龙好像就应该是这样啊,于是大家都学他的龙。

  这种风格影响深远,可以看一下中国当代画家任重的《九龙闹海》,里面九条龙的形象也有传承陈容的画法。




  

任重 《九龙闹海》局部

  画中龙之形态皆腿爪粗壮,身长尾细,角若坚木槎丫,须如赤火烈焰。

  



  

任重 《九龙闹海》局部

  这两条龙犹如“团龙”纹饰的活化版,另七龙的虬曲矫健之姿,也更贴近高古龙纹与造型的深化。

  感觉得出既隐含着数千年前的亘古情愫,又充塞着年轻奔放的冲劲。

  

  

任重 《九龙闹海》局部

  陈容的龙,从中国古代传承到了当代,也从国内传到了国外。

  建长寺的第一代主持,刚好也是南宋时代的人,他把陈容的中国龙,带到了日本,画在了日本寺院的天井。如今,很多日本禅宗寺院的天井画都是“云龙图”,大概也是受此影响。


  

日本镰仓建长寺法堂顶部的云龙图

在看过建长寺的云龙图之后,村上隆被其威严的气势所震撼,日本艺术史学者辻惟雄教授对他说:“为什么你不自己画一次?”

之后,村上隆用建长寺的风格,画下了自己心中的龙。

他用丙烯创作了这幅长达18米,高达3.63米的巨幅壁画。

我们看这条红色的巨龙时,会感觉到愤怒的情绪,但还不仅仅是威严和勇猛那么简单。这条龙的眼中,有愤怒,有惊讶、甚至还有点呆萌。

村上隆的人生,沉寂过低谷,也站上了顶峰,这条巨龙画在他饱尝人世百态后,杂糅了太多复杂的情绪。

这是村上隆的龙。

  一条从中国去日本的龙

  《云龙图-红色突变》这条龙的形象,虽然脱胎于中国龙,但表达方式上,还是很日本。

  初看会感觉这像是一幅水墨画,但并不像中国传统的水墨,因为中国画家是不会全部用红色来画一幅龙,但日本画家就可以大面积使用红色,因为这是日本的用色传统。

  而在造型风格上,与中国龙也有区别。村上隆的《云龙图》,更多是致敬日本18世纪画家曾我萧白所绘的龙。




曾我萧白,《云龙图》(四联画),波士顿美术馆藏

1763年,纸上水墨,165.6 × 135cm(每屏)

  曾我萧白 (Soga Shohaku,1730–1781),曾在狩野画派学画。他受中国画影响很大,最喜欢中国中国佛像和道教肖像。他的肖像多是水墨为主,最大的特色是强有力的动作和怪诞的表情,现存于东京国家博物馆的《崭山长卷》和《寒山拾得图》两幅最著名。

  他的大部分作品是单色的水墨画。为什么村上隆会用单色画龙,这里也能寻到一丝线索。

  村上隆很喜欢曾我萧白画龙时那种怪异、强烈、叛逆的风格,和狩野画派一脉相承。前面提到的村上隆《五百罗汉图》也是从狩野画派取经。

  我们截取龙的双目,对比一下村上隆红色巨龙,与波士顿美术馆藏曾我萧白的《云龙图》四联画,会发现这种传承。


  

  曾我萧白《云龙图》局部


  

村上隆《云龙图-红色突变》局部

  从整体上看,这幅长达18米的巨幅壁画,采用了中日传统书画里卷轴的形式,狂风、卷云、巨浪、龙身、龙须,各种元素全部在一个狭长的巨幕中卷曲飞舞,在波云诡谲之中相遇、碰撞,从而营造出一种气势恢宏的戏剧性,令观者激动。而整体上看,又保持了日本风景浮世绘那种在连绵起伏中追求的平衡感。

  村上隆的《云龙图》何尝不是一种宣言。告诉世人,这位对抗传统高雅,而选择世俗偏好的艺术家,其内核也是对纯艺术的激情。

  毕竟,那个像孩子一样任性的村上隆,最根本的心,是想要倔强地寻找最真的艺术。

村上隆的《云龙图》是一个系列,一共两幅壁画,除了红色巨龙,还有一条蓝色巨龙。

两幅壁画均由9块拼合而成,跨幅约为18米。

二者合璧,曾在2011年村上隆的罗马个展上展出。







2011年村上隆罗马个展现场的《云龙图》

“我试图通过将红色与蓝色和长久以来一直被视为人类命运象征的生物结合起来,来重申我对于艺术的热爱,这整个创作过程就像是一个信徒的祷告。”

——村上隆

在村上隆看来,红、蓝二色象征着人类的命运。而“命运”这种人类终极主题,往往带着悲情色彩。村上隆借由红色巨龙,来表达愤怒,而蓝色巨龙则代表悲伤。


标签: 日本 村上隆
关于作者
Yohi货 一饭虽粗粝,闲中且结缘。
  • 阿辛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