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现特别的书写梦想 | 独一无二的江户毛笔

从零开始诞生的毛笔


在书法课或新春笔试大会上,每个人都用过“毛笔”。这其中,书法家们使用的毛笔,则是由手艺人一支支亲手制作的。今天我们就去这些江户毛笔的制作地“凤竹堂”,去一探手艺人制作的工艺。




凤竹堂位于东京都板桥区,迎接我们的是佐久间凤翔。作为毛笔制作手艺人,他在传承这项文化财产的道路上已经走过了50年。



进入店内,各种种类的毛笔映入眼帘,摆满了整个店铺。
“你觉得这种有着又黑又长的毛的毛笔是用来写什么的?”凤翔问道。



“答案是水彩画用的毛笔。是受一位擅长绘画瀑布的老师所托制作的,可以绘制出坚硬有力的线条。我为这种笔起名叫‘溪流’”。
凤翔所制作的毛笔,并不是面向普通批发商的,而是为了实现有书写想法和书写能力的书法家或画家等人的梦想而制作的笔。凤翔还像父母一样,为这些从零开始制作的毛笔赋予名字。



在凤竹堂,用婴儿的头发制作的“婴儿笔”也很受欢迎。以孩子出生为契机开始制作婴儿笔。“因为婴儿的毛是产毛,所以如果毛量和长度不够的话就做不出来。非常难,不过,每个人颜色和形状都不同,制作的工作真的有趣。对大家来说,也是一生的纪念”。



截止到目前,凤翔制作的毛笔的种类已经超过了1000种,有写江户文字或相扑文字用的毛笔、画水墨画的毛笔、画唐草纹的笔等等。根据用途,毛的硬度和长度、形状都不同。例如,为画日本画而制作的毛笔,就是用日本女性的头发制成的。用这种笔绘制一条细线,可以不断墨一直画到2米长,着实令人惊叹。


凤翔的订单来自全国各地,由于订单数量多且制作精细耗时长,从下单到完成,等待一年时间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



耗费时间的基础制作工序


所谓江户毛笔,本就是一种在用墨时即使笔根崩散,笔尖仍保持收拢的毛笔,对绘画技术有着较高要求。而在凤竹堂,大概30多项制作工程全部由一人完成。


江户笔的制作场所,在凤竹堂顶层的一间工作室里。



这是最初的阶段‘笔的制作’进行的场所。由于需要高温和干燥的环境,这件屋子被分成了不同的工作区域。
笔头使用的毛以天然产物为主。天然材料一般比较纤细,所以必须认真连贯地完成一系列工序。




花时间慢慢地煮沸天然毛,然后使其干燥。将山羊背部的毛和马尾的毛等,按部位分类的“挑选”也是工序之一。“这种状态下的毛仍然带有光泽,这样直接用来做毛笔的话,会把墨水弹开。”




因此,接下来的工序,要将毛发中的油分彻底去除。利用“火熨斗”加热到80度左右的、用碱涂满毛发并充分混合。去除掉毛发中的水分和油分之后,墨汁就会存留在毛与毛之间,才能制造出一支能“饱含墨汁”的好毛笔。
仅基础制作工序,一支笔就需要最少1个月的时间。


只要有一张垫子就够了


更加细致的工序,则在一层的工作间里进行。



主要使用的道具有:决定笔毛长度的“部板(ぶいた)”、使笔毛紧贴的“金版(かなばん)”、代替人的食指调整笔毛疏密程度的“半差し(はんさし)”等可以自己手动调整笔毛的工具。



接下来进行的是更为复杂的工序。





结合毛笔的用途,将各种长度、软硬度的笔毛整理、平均混合。使用“半差し”将要使用的笔毛均等分开、扩张、折叠,用梳子梳理。这样重复七、八次之后,美丽的颜色就渐渐呈现在眼前。



“使用梳子梳理后,会把弯曲或者缠绕着的毛梳下来,重复多次以后,就会留下笔直的美丽的毛了。对于制作一支美丽的毛笔来说,这道工序非常重要。”



如果要使笔毛变得均匀,要用麻线紧紧地绑上笔毛和笔杆的接续处,用麻线紧紧地绑上穗头的根源。“线一拉就会断,所以要绕着收紧。绑法也有诀窍哟。用这种方法是绝对解不开的”。


据说笔匠有刷子工人所没有的“捆绑、整理的技术”。



凤翔轻轻伸出手,准备着下一步要用的材料和道具。“这些材料和工具,因为已经准备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了,所以坐着就都可以拿到了。如果摆放在各处,一次次站起来取材料和工具,什么工作都进展不下去了。所以说,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下功夫,要有自己的方法。所以在制笔间里,只要有一张垫子就够了”。


摆放着钉子、夹子、空罐子和空箱子等各种各样的东西的工作间,以及在呼吸之间就流畅地换好工具的场景,令人印象深刻。



接下来是进行固定的“尾締め(おじめ)”,即用加热工具烫烧笔头根部,用麻线系紧的工序。无声中,烟雾弥漫。



用锉刀修整黑褐色的部分,把开洞的竹子和笔尖粘在一起后,放入溶解了海萝的热水里。把手部分使用竹子,是为了方便吸取手上的汗液。




灵巧地用线,一边整理笔头的形状,一边去掉残留的海萝。干燥之后,江户笔就完成了。


独一无二的笔

当问到凤翔,在制作笔的工序中,最喜欢的瞬间时,他说:“不管怎样的笔,在最后达到自己所想象的形状、硬度时,是最高兴的瞬间。虽然高兴,但是还要继续检查是否用起来方便等一系列情况,所以,在制作过程中是没有‘满足’这种事情的”。



就是这样的凤翔,听说最近他完成了一支赌上人生的毛笔。使用了50年间一点点积蓄下来的贵重的原毛的毛笔。



今后,我也会一心一意地创作出独一无二的毛笔。只有使用者才能产生价值,不是很好吗?一想到用这支笔能写出什么样的字,我就兴奋不已”。


想象着尚未诞生的绝品,老工匠的眼里闪耀着兴奋的光芒。

标签: 传统 手工 手工艺
关于作者
丢丢酱 日语专业,留学日本一年,热爱日系艺术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斜阳之下,暖暖的光线里,一位慈祥的老人,静静的守候一份传统,安详却是重复的日子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2019-03-24 10:54
  • 阿辛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