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用之器—玻璃

好多时候,我们对人造物的感知,往往是源于人们对自然界中某物的感知记忆。

当我们静下来,捕捉玻璃带给人们的细微感知时,在我们的意识中,玻璃似乎是人们对冰,或者清澈、静止水面的感知记忆。

在光线的作用下,玻璃器物泛着纯澈透亮的光泽,好像是器物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或者像是被凝固了的澄澈水面,包裹着、闪烁着清亮的光。不透光的磨砂玻璃,似乎更像是冰层上的霜,朦胧的感觉,让光线的变化,更加奇妙起来。在这光泽之下,被包裹着的可以是色彩,水,空气,或者就是光本身。


公元前4世纪末3世纪 古希腊 玻璃水桶



公元前4世纪中叶—公元前3世纪初 古希腊 玻璃水罐


冰冷,冰凉,这种对冰的记忆,似乎在我们指尖触碰玻璃时的那一刹那,更加清晰。这也是我们时常用来描述玻璃的感觉。清澈、透明、平滑,泛着微微碧蓝色的弧光,与触觉一起,在我们的头脑中,玻璃就像一块不会融化的冰。


公元1世纪 贝格拉姆(阿富汗) 蓝色花瓶


公元1世纪 贝格拉姆(阿富汗) 花瓶


公元1世纪 贝格拉姆(阿富汗) 来通杯



公元1世纪 贝格拉姆(阿富汗) 玻璃碗


自然界,也有天然的玻璃,但这种存在,是一种万亿分之一的巧合。

玻璃,这个四千多年就已经出现在两河流域的,一种薄而致密的透明的材料,它可以阻挡风和雨水,也可以让光从容的透过,说它神秘也不为过。几千年来,它们也各种各样的形态,一直存在在我们的生活中。

据说在2600万年前,利比亚的白色沙漠,碧空万里,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流星,一块巨大的陨石燃烧着冲向大地,在高温和撞击的中心,白色沙漠中的一小撮沙子融化凝结,化成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玻璃,如同一块凝固了的水滴,闪烁着令人着迷的寒光。这块沙漠玻璃,被进献给古埃及国王图坦卡蒙,镶嵌在了圣甲虫的饰品上。

起初,因为玻璃的制造工艺很复杂,玻璃始终是作为类似宝石一样珍贵、稀有的饰品出现。对中国人而言,玻璃是一种舶来品,最早写作「颇黎」 ,为梵语音,是出产玻璃国家的名字,也被称作「水玉」或「水精」。玻、璃这两个字,都是对玉石类概念的描述。


公元前1世纪—公元1世纪左右 罗马早期帝国 玻璃碗


公元1世纪上半叶 罗马早期帝国 玻璃水罐


公元3世纪 罗马晚期帝国 玻璃碗



公元6世纪—7世纪 伊朗 玻璃杯


一个饭碗、一个勺子、一个木盘,或者一个水杯,这些普通的日常器物,如果是靠喜爱而选择的,哪怕是喝一杯的白水,也会因由器物的美,而喝出不一样的味道和心情。

一个透明的薄薄的玻璃壶,就能给我们不一样的喝水的心情。这种小欣喜,来自内心对器物价值的欣赏,而这往往是一种纯粹属于个人的,难以描述的满足感,每每拿起这个玻璃水壶都会觉得快乐。

如果能轻而易举地感知光的轮廓和水的形态,那一定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一个玻璃茶壶就能做到。寄以光线呈现出来的器物的美,薄薄的玻璃壶帮我们完美的勾勒出了水的样子、光的轮廓,同时,薄如纸的玻璃,也最大限度的消除了器物与外界的边界,在似有似无中,我们喝进了阳光也喝进了水。

玻璃是透明的,如果不是壶的外形与外界划出了界限,根本感知不到壶的存在,却可以清晰的感知到水的存在,透过它,仿佛我们与熟悉的水世界已经没有了隔阂,近在咫尺,仿佛就握在手里,这种亲切和快乐无以名状。这也许就是只有玻璃能带给我们的快乐吧。

好的器物通过人的感知,被重新组合,重新定义,并赋予其情感价值。如此,使用者才可能进一步发现其某些潜在特质,并进而创造出属于我们个人美学的独特品味。当使用者的双手触摸器物的细节并于无形中完成了一次情感沟通时,设计者的心愿也通过这件器物完成了一次完美的传递;这样的器物是最美的信使。

材料的选择关乎生活的质量和生命的质量。器物的材质往往会投射出设计者的情感和心理,也指引着我们返回记忆中,体验材料带给我们的快乐。

「个体的认知都是通过自己的存在重新认识生活、认识自我、认识自己的目标的。」大学的时候曾经迷恋塔可夫斯基写的《雕刻时光》。那时候,对于一个马上要走出校园进人社会的人而言,未知世界的让人向往,也让人不安。于是便四处寻找着可以滋养自己的书,迫不及待的希望在书里发现些什么,抓住些什么。

依然记得他书里写的话:「个体会利用人类所积累的全部知识,但毕竟伦理和情感上的自我认知体验才是每个人生命的唯一目标,且任何一次认知都是主观上的体验。」


公元前8世纪初—公元前3世纪末 战国 玻璃杯


公元4世纪—6世纪 北魏 玻璃碗


公元4世纪—6世纪 北魏 玻璃碗



公元4世纪 北燕(产地罗马) 玻璃水注


从色彩斑斓的杂色玻璃,再到纯净透明的玻璃。每一种形式下,玻璃和光、影一同,为我们制造了奇幻的梦。

拜占庭的马赛克玻璃,中世纪哥特式教堂的玻璃花窗,甚至是清末的广州「满洲窗」,人们利用小块的彩色玻璃的拼接,勾画了规则而繁复的几何纹饰,或者是用它们来描绘人物或是故事。在光与影的变幻下,绚烂色彩被冰包裹着一样的,与透明的光一同,映照在圣神的场所,创造了神秘的景象,如同神迹。

日常生活中,从形态各异的饰品,生活器具,再到随处可见的窗户,玻璃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当我们的视线透过装满水玻璃杯子,光与影产生了奇妙的变化,另一边的世界被扭曲、挤压、拉伸、放大、缩小、变形、重叠、复制……光所承载的熟悉的画面,被揉成了色块、线条,这光怪陆离的图景,一种虚幻离奇的梦境油然而生。

这些幻光,在我们意识中,构建了一种熟悉而陌生的未知空间。


公元10世纪—公元12世纪 辽代 玻璃杯


公元10世纪—公元12世纪 辽代 高足玻璃杯


公元10世纪中叶—公元13世纪中叶 北宋 镶银口蕉叶纹玻璃碗


人们对器物的感知,也许都源自这样的参照与想象吧。无论何时、何地,这种感知的意识,都会存于我们的内心当中,逐渐成为一种记忆。当它再次被唤醒时,可能连我们自己都无法清晰的意识到。倘若没有了这种混合的模糊想象,我们真的无法描述出「那」是什么了。

人对物的意识,就是这样有趣吧。




图片来源:互联网络

标签: 文化 生活 设计
关于作者
日用之道 『寻日用之道 出适用之器』 公众微信号:riyongzhidao
  • 阿辛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