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在小长假里,天天宅在家看女性艺术家的传记电影

贡布里希在《艺术的故事》开篇就提出一个现在已被流传盛广的观点: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因此,当我们用历史的眼光去审视艺术史的时候,实际上是在研究过往长河中的伟大艺术家,专研他们的作品,寻找不同的风格以及定位他们的历史地位。

女性艺术家在艺术史上一直处在较为边缘的位置,她们很少被大规模认可,且大量都是野生艺术家,未曾接收过学院派的教育。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这股未被修正过的原始创造力,拓宽了艺术的边界,让后人记住了她们曾经释放的生命力。当不创作的痛苦,远远超过创作时,她们选择拿起手边的工具,去绘制自己眼中的世界。



1.《莫娣》豆瓣评分:9.0



电影基于加拿大艺术家莫娣·刘易斯(Maud Lewis)的真实故事改编而成。她出生于新斯科舍的农村,天生就伴随着残疾,身形弱小,到了人生的中后阶段,并发的关节炎让她手指变形,背也驼了。


影片开场,莫娣坐在自家花园中,透过玻璃窗隐约听见表弟和姨妈嫌弃自己残疾的对话。莫娣拿上简易的行李,向他们告别。于是36岁的她,在家周围四处打听,是否需要招工,电影开始以此。探索了一圈之后,她应聘成为了44岁的鱼贩埃弗里特的住家女佣,后来两人喜结连理。



但一开始两人可没有磨合得那么顺利,埃弗里特会吼莫娣,甚至有身体上的冲突拉扯,直到后来他渐渐被莫娣的悉心照料打开心扉,愿意付出时间和精力支持莫娣的创作。讲到莫娣的创作,一开始她只是用家里仅有的黄色颜料在墙面上涂鸦,装饰破旧的房间。

得到更多的支持之后,她有了更多的色彩,在小木板上绘制插画。莫娣总是坐在窗边作画,那个小窗户是白天唯一的光源,也是让她观察这个世界的窗口。她以窗口为画布,用这个方框去构图房间以外的世界。



她没有去过很远的地方,一生的活动范围只在家60英里以内,因此莫娣的画面中都是她所见过的场景,依靠记忆绘画,就像把图像复制下来一样,有时候不记得细节了,就需创作一番。你可以说莫娣的世界很小,但是看过她作品的人,都会被其中跳跃的色彩、蓬勃的生命力所感染,然后才明白,她感受到世界的层次,比我们丰富得多。


莫娣所有的创作,都是基于直觉之上的。她的画面里,那有时是嘶嘶叫的马儿,有时是总是被牵着鼻子走的棕眼牛儿,有时是常去杂货店台阶上打盹的黑猫,有时是在码头流连忘返的海鸥。在看似孩子气的画作里,藏着的是对日常生活的观察,是农村生活的写照,唤起人们从存粹事物里寻求快乐的天性。

莫娣的画被称为“没有阴影的世界”,因为画作充满了阳光向上的感觉,而且画面中确实没有美术中的阴影,都是色彩分明的童话世界。



2.《花开花落》豆瓣评分:8.5



影片刚开始Séraphine Louis在桑利斯的一户中产阶级家做女佣,靠打扫和洗衣维生。虽然家徒四壁,衣衫破旧,她还是把微博的收入都花费在了购买画材用具上,只要下了工她就奔回家抓紧时间画画。



1914年,她邂逅了一位艺术品收藏家Wilhelm Uhde,偶然的时机下他看到Séraphine的作品,被其中大自然的蓬勃生命力和神秘蛊惑人心的气质所震撼,他鼓励Séraphine一定要继续创作,千万不可放弃,甚至还主动提出将会支持Séraphine的创作之路,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将两人的美梦都同时击破。Uhde不得不逃回慕尼黑避难,而Séraphine却在绝望和无助之下,继续到处帮人工作以获得些许薪资,然后困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创作诡谲之花。

直到1927年,Uhde已成为较有名气的藏家再次回到桑利斯,无意中发现Séraphine还活着,并且还继续着创作事业。两人重新开始获得联系,Uhde捧她作画家,帮她开画展。之后的那段时间,是她事业的巅峰期,她不用做帮佣挣钱,每天就沉浸在创作的愉悦之中。

但天不遂人愿,法国持续动荡不安的时局,让Séraphine梦寐以求的画展遥遥无期。执念折磨着她,最终让她精神崩溃——她穿上昂贵的婚纱,到各家门前分发银质餐具,被当做一个疯子关进了疯人院,直至她人生的终结。


Séraphine是“原始画派”画家之一,她的作品被称作纯粹的艺术。受宗教的牵引,她以虔诚的眼光看树,听鸟儿歌唱,在河里沐浴,大自然是她的朋友,天父是她的依靠。因此她画笔下的植物像被赋予了某种魔力,向外恣睢狂放,凝视久了不禁让人害怕和恐惧。



3.《永恒记忆》 豆瓣评分:8.5



Maria Larssons是瑞典历史上的首位女性摄影师,就像在影片中所陈述的那样,她接触摄影是一个奇妙而漫长的过程。Maria Larssons的丈夫,是一个地位卑下的工人,所以她自己也需要以帮有钱人家做针线活来减轻家庭负担。尽管如此,家中环境还是破旧,且饮食紧紧缩缩的。一次变卖家中物件时,Maria发现了曾经通过购买奖券获得的一台胶片相机,她恳求丈夫把相机留下,这台相机像是上天给予的礼物,从此改变了她的生活。


Maria的家庭影像

但胶卷对于这个家庭而言,还是过于昂贵,因此这个相机还是被尘封在角落中。直到一次偶然的时机,为了冲洗她为家人拍摄的照片,她把相机送到附近的照相馆。相馆老板从Maria的作品之中,看出她隐蔽的才华和天赋,带着钦慕的眼光称赞她,并从那以后,以低廉的价格售卖胶卷给Maria,以支持她能继续创作。


Maria的摄影作品


历史上真实的Maria故事其实发生在哥德堡,但是影片中Larsson一家的生活却被搬到了马尔默,导演的设定为这个故事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让其不局限于家庭故事。在影片中,Maria的丈夫虽然暴躁且多次抱怨妻子爱相机胜过自己,但更多的时候却依然放任甚至支持着妻子的兴趣,搬到新居还特意准备了洗照片的“小黑屋”。


丈夫的无声支持,让Maria更加坚定地探索内心和审视世界,她用相机的镜头去捕捉温馨的家庭时光和平凡生活中流淌而过的诗意。她的创作,出于直觉地记录,出于对自我的忠诚。

照相馆老板曾对Maria说过一句话:“透过镜头,你看到的是一个等待探索、保留和叙述的世界,看到过它,没有人会再回头”。当她明白影像对她的重要意义之后,便再也没有停止过拍摄,用自己的角度记录着瑞典社会动荡的年代里,衍生出的哀伤家庭影像。




撰文:四羊

图片来源于网络

标签: 艺术 生活 文艺
关于作者
Jelita 手工客小编一枚
  • 阿辛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