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梵谷的耳朵



梵谷的耳朵,寬2公分...紅色耳朵下面的藍蠟質感表示鮮血。

瘋狂梵谷的耳朵是娜娜童鞋的蠟雕作品。






這是娜娜童鞋的朦朧倩影,

為什麼不放清晰的倩照呢?
 
因為娜娜太美了(重點是,有兩個深深的酒窩),老溼擔心倩照會被小伙伴們拿去當桌布。

老實講,我也曾經動過把娜娜收下的旖旎念頭,但是我們教室有個很嚴格的規矩...就是嚴禁師生戀。

為什麼會有醬子不近人情的陋規呢?

因為,如果老溼有了溼母,就會少掉很多愛慕者,少掉愛慕者的話,老溼就火不起來了。

...不要再問了。


娜娜在中學時發生車禍,導致完全失去嗅覺,也許因此造就了銳利的感覺和敏感的神經,

雖然缺少嗅覺,娜娜依然熱愛生命,香水照買CD的毒藥,蘭蔻的璀璨,洗澡愛用我送她的迷迭香手工皂,

有一次她跟我說,雖然聞不到香味,但是她能從別人的眼裡感覺到香氣,

憑這很有哲理的話兒,娜娜真的很有資格升格起來當溼母。

最讓人感動的是,據說廚藝高超,煮得一手好菜...只是有時需要朋友幫忙聞香確定,

朋友們都笑著抱怨娜娜把他們當成緝毒犬似的。

不過,記得娜娜跟我說過,在美國讀書的時候,學姊警告過她,請人到家裡用餐或喝咖啡是有性暗示的行為,

所以從此我就不敢再提關於吃的事兒了。

註:老溼還是很想嘗嘗娜娜親手烹調的那幾道傳說中的佳餚。


關於瘋狂梵谷的耳朵,經過是這樣的...其實也沒有什麼經過,

上課時童鞋們討論到梵谷割下來的到底是哪一隻耳朵?

我猜是右耳,因為記得梵谷有張自畫像包紮著右耳...但是不敢肯定,

童鞋們議論紛紛,最後做出一個很明智的決定...右耳,

因為割右耳比較順手嘛!






瘋狂梵谷的耳朵背面,刻的是"讓我瘋狂"...右耳和那一灘血的背面很明顯組合成一個愛心形狀,

從蠟模上可以看出,雖然老溼再三叮囑要把表面修整乾淨平滑,

但是娜娜依然遵循本班不拋亮的固有傳統,堅持等待鑄造之後再享受銼磨的痛苦情趣,

難道是"潛移默化"的魔咒? 不知是老溼還是童鞋們該反省一下...我真是太放縱童鞋們了。


註:上星期,這個蠟模還在我手上,娜娜的line上頭顯示的個人訊息寫著"我終於哭了"


那幾天我一直很擔心娜娜的耳朵 ,沒嗅覺就很糟糕了,耳朵千萬要保重啊!

(娜娜的哭真的完全不關老濕的事)

踢雀糕很怕女生哭,基本上只要一哭,什麼事兒都答應了,

還好,娜娜來上課的時候,我看到兩隻耳朵都還在原位...希望娜娜以後不會想到要雕誰的舌頭。


娜娜跟我說過很多往事,

她從小到現在,經歷過富貴和貧窮,平順和曲折,

在愛情來來去去之間,嘗盡各種酸甜苦辣,在親情反反復覆之中,吞吐多少悲歡離合,

面對那一切的苦難,她也曾經怒問過蒼天如此不公,可如今卻能笑臉迎人(至少在人前),

可見其生命力之旺盛,小小年紀就把"空"字發揮得淋漓盡致。

由於不凡的身世使得娜娜比同儕早熟許多,思考走向也異於一般,作品呈現豐富的樣貌和省思。

娜娜和踢雀糕一樣非常低調,所以不太願意把作品公開,

不過老溼雖然沒啥本事,就是很會引誘人,所以爾後應該會成功的讓童鞋們提供作品出來。


藝術家通常是瘋狂善變敏感頹廢激躁偏執悲傷淒涼混亂多情,甚至是精神分裂的,

你想成為藝術家嗎? 如果你覺得這一生是悲慘失望顛沛流離的,那 恭喜你,很有潛力。


註:藝術家和畫家工藝家之類的家是有一段距離的,
如果我有一天跟你翻臉,表示踢雀糕那時是個藝術家,
如果還是一樣沒重點的亂話癆,那表示踢雀糕是個平凡的手工人。


梵谷死的時候留下的最後一句話是:

不要安慰我了,沒用的,我這一生從未脫離悲痛。


梵谷剛開始努力學畫的時候,有個藝評家跟他說:你不是個畫家的料子,現在趁早改行還來得及!

當然他並沒改行,經歷幾年的磨難之後,住進了精神療養院,從此開始以驚人的速度完成許多精采的畫作,

直到生命凋零,換得永世不朽。

幾年前,踢雀糕報名一個公家機關的金工研習班,其中有個性向測驗,

後來.寄來的通知單結果顯示:

"很抱歉,閣下未通過檢試,不適合參加本班研習"

當然,踢雀糕並沒有因此成為梵谷第二,也不曾進入精神療養院,更沒去賣涼麵,也不知道能不能永世不朽,

最糟糕的是,踢雀糕後來成為一個很可能會跟滿懷希望的人說"你可能不適合從事金工這一行"的老溼。




《全文玩》




标签: 日記 飾品
关于作者
踢雀糕 新的不是教程的教程和大小狗屁事ㄦ都發微信盆友圈咯 djart66 請講暗號 表告訴別人
  • 阿辛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