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璐的摄影小札

在微信上看到这篇拿来分享,虽然说的是摄影感悟,相信手工艺界少年们同样会在创作过程中遇到过纠结过思考过同样的不同类的问题,以此共勉。


本期图片均为摄影师 @闫璐 作品。
闫璐,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驻华代表处特邀摄影师。















2015年1月9日


我在一开始就很确定自己喜欢何种类型的摄影作品,比如柯蒂斯寇德卡细江英公之类的。虽然并没有模仿大师的手法(关键是无法模仿),但这是一个总的审美标准,一直驱使我不断前进,由于目标过于远大,也就没有想过达成。后来稍微深入些了才发现,这些大师的生活和行为方式才是其作品的核心。显然我无法以那样的方式生活,我也就无法拍出那样的片子。


但我至少明白了一个道理,你怎样生活才能怎样拍摄。于是我努力寻找我喜欢的生活方式,辛辛苦苦去构建它,摄影只是件水到渠成的事。


上述内容主要说明一件事,我在自己的拍照过程中,从来不和他人比较。我有自己的目标,我努力就是了,至于别人喜欢与否并不重要。


另外一种心态可能更常见,很多爱好者总喜欢和他人比较,公开或者不公开的时候都很在意这件事。最好能混成资深发烧友,在某个圈子里颇有威望,这也促使他们比他人更投入,掌握的方法也更多。


但这样的心态会让人臣服于世俗标准,比如很在意竞赛,认为荷赛国家地理之类的奖项很厉害,作品能够在公开媒体上发表也很重要。公众认可成为其判断他人摄影水准高低的终极评价体系,签约杂志或图片库的简直就是高手高高手了。


要说能够达到这些目标还是很难的,那些炫目的图片实在是不太容易拍到。这让很多爱好者非常气馁,真希望能有本宝典帮自己一夜速成。于是市面上就有了很多书,这些书再一次强化给你什么是摄影的标准,没有一本肯教你养成自我风格的方法,只是指导你按部就班的去做其他人。


如果我也持有这样的执念去面对摄影,我早就放弃了。我比较笨也比较懒,而很多摄影技巧是需要付出很大精力学习的。


永远不要和别人比较,学习摄影只有一个老师,就是你自己。面对自己的图片自问两点:我满意这张图片吗?我满意的图片是应该是怎样的?如果你能立即回答这两个问题,你就能清楚自己将要努力的方向。


事实上,你的审美就是你有可能达到的极限。

















2015年1月6日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人的学习过程其实是一个自我改变过程,而自我改变是很困难的。


我是会以貌取人的,但无关好恶。有的摄影师干净整齐着装优雅,他的作品必然有唯美的倾向。有的摄影师不修边幅甚至有些邋遢,他的作品也往往灰暗。


人无法脱离自身的局限,你的学识修养审美标准,甚至你的性格,都会融入到你的作品里。如果希望自己的水准有大幅度的提高,改变自己是必经之路。


改变是从自我了解开始的。人不可能改变的地方太多了,你永远是你不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自我们出生起很多东西都以注定,性别家庭生活的时代,当然还有强大的遗传基因。随着童年结束,决定我们一生的大部份塑造工作就已经完成了。一般来说人很少主动面对自己,尤其是面对自己的弱点,了解自己需要借助一个工具,对我来说,摄影就是这个工具。


设想一下,如果你被安装上了一个机械臂,获得了超人的能量,你的生活乃至思维会不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人在成年后的改变更需要外部环境的辅助,摄影就是那条机械臂,学习过程就是安装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极限,虽然会高到让自己很惊讶,但总会停止在你认知的边界上。


我很清楚自己偏于严谨而缺乏想象力,在我的拍摄过程中我从未想过要创造什么,我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提高观察力上,不是用眼,是用镜头的特性去思维,用机身速度去思维。在日常生活中我很少和周围的朋友谈论摄影,因为我了解他们,知道他们不会反复用不同的光圈值拍摄相同的场景,不会花时间去研究六十分之一秒内人能移动多大的距离,但这正是摄影师和游客的区别。


当你变成一部相机时,我们讨论的才是摄影,你的学识价值观洞察力才能通过摄影表达出来,那之前我们研究的不过是相机说明书。


最后想和有孩子的家长说一句话,如果有可能,一定让孩子尽可能早的找到自己喜欢的某个爱好,喜欢一件事并能全情投入其中,对人来说太重要了。


在与他人的竞争中,我们拼到最后,拼的就是童年。




















2014年12月1日


摄影应该怎样学习?为什么很多人非常喜欢摄影,投入巨大的精力拍摄却进步缓慢?这是我被问到次数最多的问题。


我只能简述一下我的学习经历来说明一下我对摄影教学的认识。


我的老师是我先生。他从未主动教过我,一般都是我有技术性问题时就去问他,他解答完我就明白了。也就是说,除非我有问题,否则他不会给我讲任何有关摄影的事。


我的问题均来自历次拍摄,从简单的明暗控制,到复杂些的时机把握。我很少会拍到满意的照片,这种不满意就是我进步的台阶,我印象里有一个阶段我和我先生之间还有过很激烈的冲突,他认为我把握时机的能力很好,但技术粗糙图片质量不高。我强烈反感他的糖水片思维,但最终改变的却是我,他告诉我能够拍好但不愿意拍好是一回事儿,根本就拍不好是另外一回事儿。你必须证明自己的能力才能开始任性。事实证明,当我能够在一瞬间考虑到所有影响图片质量的拍摄要素之后,我对摄影的理解也更近了一步。


很庆幸我有个好老师,最关键的是他从未想过让我成为他,而是给我我想要的知识点。他只做俩件事:不断督促我拍摄和认真做图片编辑。


一个拍摄能力很强的人未必是个好老师,真正好的老师不会告诉你怎么拍的像他一样好,而是去不断发现你的技术缺陷并纠正它,同时提醒你不要丧失掉原本的优势。


应该说这是最理想的学习状态,但也是无法复制的。我问我先生如何回答文章开头的两个问题,他说:“其实百分之九十九的问题都能够通过网络找到答案,剩下百分之一的问题即使知道答案也于事无补,需要不断练习将答案变成身体的本能反应。你问我我不能说不会,只好不断自学以代替你完成检索。很难讲谁是谁的老师,十万个为什么和机器猫实在是完美的组合。”我说这回答不严肃,老师的重要性在于推动你向正确的方向前进,而大部分人却只想从老师那里获取常识。他同意我的观点,并提醒那些渴望获得指点的人,只有在自己实在无法找到解决方案时再去问别人,否则,你连分辨答案是否靠谱的能力都没有。


进步属于那些习惯自我寻找答案的人,而不是一个习惯性提问者。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个及时的提醒。

标签: 摄影 感悟 人生
关于作者
像星星的孩子 玩也是一种生活讲究。 店铺名:这里手制工作室,微博名:像星星的孩子,欢迎关注及互粉,让我们茁壮成长。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可惜图太小
    2015-01-30 16:05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我们拼到最后,拼的就是童年”很赞同这句话。
    2015-02-02 13:42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sukan 主要是想分享他的一些感悟哈
    2015-02-05 08:58
  • {{ comment.commentator.username
    @费小费 很多点我都有感触的,所以拿来分享。这也是一个思考过程。
    2015-02-05 09:07
  • 阿辛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