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物美学探讨

评分:
2019-04-15 14:28
创意故事

静物的美,很难去给它下定义。


早年,参观一家生产出口欧美的陶瓷类企业,在它的展厅摆满了光怪陆离的万圣节的树脂与陶瓷作品,在讲究栩栩如生的东方文化世界里,真的很能理解他们对这种抽像美的理解。


这也许可以归结为文化的差异,每个民族崇尚的价值观不同,对美的理解也不同,翻阅中国的历史,不难发现,在不同的时期,对美的定义也不同,如商代和周朝以青铜为代表的浪漫与古典,如战国的活泼与热烈、先秦的庄严与写实、唯美的魏晋的浪漫风骨,大唐的包容兼蓄,两宋的质朴典雅、清的墨彩缤纷,再到如今返璞归真为主,不同时期人们对美的诉求有着不同的要求。


研究与喜好瓷器、书画等艺术类的同学,想绕过两宋的历史,是不可能的,被称为“弱宋”的朝代,影响了当下的社会审美与生活,与这些年积极倡导继承传统文化有关,也与当下的社会环境有关,不可否认,如今中国正在崛起,中产阶层近二亿,超过95%国家的总人口。盛世收藏,乱世黄金,稳定与富足的社会环境,给予大众更多的文化、享受生活的空间,大众对两宋时期的印象均是贫穷,而我对两宋仅有精神富足的印象,精神富足的背后是政治、经济环境来支撑的。


笔者很喜欢一句话“美不应当美在天然上,而应当美在灵魂上”这种美的灵魂,首先对于当下流行的风尚的一种感知,对文化背景的理解,对大众审美与心里向往的一种期待,早些年,中国受欧美影响较大,各家土豪将房屋设计成罗马柱、奢华的沙发、印象派与现实派的欧式风格,在繁重的装束背后,却没有一丁点传统文化的背影。


审美是来源地域文化、民族文化的生活感知,不适的美感灵魂,终究无法融为一体,我们可以尊从历史上的浪漫、活泼、唯美、质朴,却无法体验来自异族的奢华,返璞归真成为主流。


对于静物的创作,我们走遍全世界去找美,不如从历史,从内心,从当下寻找美,在流行欧美风格的早年,创作质朴典雅的作品,显然是格格不入,对这些年的社会的感知,不难发现,追求质朴、纯净、简约的风格,从近几年手机厂商特别是苹果、小米的工业设计与平面设计可以看出来。


笔者工作接触许多静物,审美受大众的影响,对于日系亭院、徽派的白墙黑瓦、小桥、流水、人家,这些具有传统东方文化色彩的有着浓厚的兴趣,对于极致简约里传递出的优雅、精巧、端庄而秀气的器物有非理性的喜爱。


近期,建盏传承人陈慧敏创作的花不器,令我爱不释手,它就具备了传统器物中传递出的极致简约,秀气优雅的气质,器物并不大,有种大家闺秀受文化熏陶出的家风气质,气质沉稳,落落大方,应了笔者前面所谈的,美在灵魂上,建窑出作做为较少花器,均以盏为主,以黑釉著称,花不器继承建窑正统,传递东方内敛、极致简约朴素、若置于窗前,窗外是东方特有的小桥、流水、人家,此景,陶冶心境


审美的感官需要文化修养,当具有东方文化的器物置于满屋奢华贵气逼人的欧式文化中,就会显得很突兀。器物美是器物本身所与身俱来的气质与拥有者相符的文化价值观,才能突显出他的韵味,它的静物美。


  • 阿辛

  • 动态 6
  • 作品 1
  • 粉丝 6
行动
  • 转载0
  • 加入清单0

手工客帐号登录

手工艺人和设计师的兴趣分享社区

iOS、Android 均可扫码下载 APP